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异界求道传 第五十八章 进入

发布时间:2019-10-15 11:44:52

异界求道传 第五十八章 进入

三个小时的时间就在众人这谈笑之中过去,随着休息室另一端的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一群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李昊首先看到了那个分头护卫队长一脸无奈的模样,紧接着就看到了他身后那些护卫队员们或搀扶,或背负的几个人。

虽然他们才出来一小会,李昊也只瞄了他们两秒不到的功夫,但李昊就是看出来这些被背着扶着出来的人状态不是很好,先别说他们此刻就连走动都需要人帮忙,只说他们几个的脸色,那都是恍如雪纸一般惨白。

“开森、纳鲁……你们怎么也……”瞅着他们的惨样,约翰也有些不淡定了。他知道在自己这一批人的前头,有人已经先进入了幻阵战场,但他并不晓得进入幻阵战场的人究竟是谁,更不清楚从幻阵战场中出来的战败者竟会如此的“惨”。

此时出来的几个人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们听到约翰的叫喊声,只是轻轻的抬起头来看了约翰他们一眼,又无力的低下头,被人架着离开了休息室。

“克罗克!”约翰叫唤身边的黄毛,“你确定他们用的是C级的幻阵战场么?”他略带不安的询问,因为在他得到的讯息中,C级的幻阵战场好像还不至于把人弄成这副模样。“难道会是B级的?”约翰有些怀疑。

“也许,大概,可能……是这样的吧。”克罗克也有些不确定了。

“什么叫也许……大概……可能?”约翰不满的瞪视着他。

“老大啊!C级的东西玩一把可是很贵的。整整200银币一回啊!以我那干瘪的钱包,根本就不可能去体会一把啊。”克罗克此时也显得很是无辜,“对于C级的东西我也是从资料上看来的啊。”

“晕……”听约翰和克罗克这两个老鸟也如此的不靠谱,李昊心底也很是无语。

“呐……昊你待会也不会这么惨吧……”瞅着这一群人凄惨的经过,听着约翰和克罗克那不着调的对话,安雅心里的担忧又起了,她低声颤抖着询问李昊,似乎想得到某种保证。

“应该没问题的。”李昊笑着说道,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努力做出一副威武雄壮的模样,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这么出色,说不定还会取胜呢。”

“呵呵……”听李昊如此说,尽管明白这只是一种安慰,但安雅心里的不安还是消散了些许,她用小手掩着自己的嘴巴,淡淡的笑了起来。

“切……”就在李昊对安雅说出大话逗笑了安雅的同时,一声并不和时宜的冷笑声突兀的响起。李昊闻声不由得一惊,旋即遁声望去,却见那分头男已经,带着他的手下回来了。分头男自是面无表情的模样,可他手下的很多人脸上都带着一丝嘲讽的表情,他们讥笑的瞅着李昊,根本不相信李昊还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切什么切……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啊!”听着这此刻的笑声克罗克大声的嚷嚷开来。尽管大伙都明白公爵家的人敢如此大张旗鼓的邀约自己这群人战斗,肯定是有了比较大的把握才会如此,是以众人心里多少都有了一些失败的准备。只是,有准备是一回事,被人当面讥笑是另外一回事。随着这一声讥笑的发出,众人心底不经意的撩起了一些怒气。

“也没什么表情,不过是笑一些人不知天高地厚而已。”听了克罗克的话,和分头男一起进来的护卫之中一个满头银丝的家伙立刻出言顶嘴道。

“不知天高地厚?我们是不知天高地厚

,只是我们不会逮着人就要求别人和自己比武。”克罗克对于公爵家强逼自己与之比试的事情,还是一肚子的火气。

“少爷和你们这些低等人比试是看得起你们……”那个银发男抬起了下巴,用鼻孔对着李昊他们,以极为高傲的语气说道。

“你……”被对方如此小瞧,克罗克心中的邪火更盛了,他卷起袖管,脚步向前一错,就要冲上前去对对方报以老拳。然而,他终究没有冲上前去,因为他身边的约翰紧紧的拉住了他。

“不要冲动……”约翰在克罗克的耳边说道,他一把拽着克罗克一边转头朝向那个自称为公爵之护卫队长的分头男子,皱起了眉头严肃的对其说道:“阁下,这就是你们对客人的态度?我们是被你们邀请过来的,并不是自愿上门,也不是你们的敌人。”约翰压抑着胸中怒火,在“被你们邀请”五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对不起……”分头男倒是显得很有风度,先向约翰抱歉一声,随即转过头去,对那位银发男子冷下了脸断喝:“查尔斯,你别坏了少爷的事情。我们是给少爷增加战斗经验的,不是来和别人解愁的。查尔斯,你必须向他们道歉。”

“沃尔夫队长,我……”被自家队长喝令,银发男子查尔斯有些焦急了。自视甚高的他根本就不想向下等人低头,于是他焦急的想要辩解。

但,分头队长沃尔夫根本就不给他辩解的机会,他直接打断了查尔斯的辩解,瞅着他语气变得更加严厉:“道歉,查尔斯!马上!”

“我……”银发男查尔斯和分头队长沃尔夫对视了一会,最终在沃尔夫那严厉的眼神下败退下来,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到李昊等人的面前,低下了头道歉:“对不起,我刚刚不应该这样看低你们的……”查尔斯越说声音越低,最后的话语已经几近于无了。在极度不甘心之下,他心底一颗仇恨的种子悄然种下,低下的脸面上扭曲的狰狞清晰可见。

不过,李昊他们对此并不在意,他们只晓得查尔斯是真的说出了“对不起”三个字。这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胜利,至于查尔斯自己是不是真心道歉,或是敷衍,或是怀恨在心,这与他们都没什么关系。毕竟,在他们看来,今日与公爵家的接触只是一个意外。眼下的比试过完之后,大家便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以公爵家要面子,讲风度的作风来看,他们却是不太可能为了这一点小事再来报复自己了。是以他们欢喜着,笑着,却是没有发现查尔斯的恼恨。

“好了……你们该进去了!不要让男爵大人等你们太久。”看着李昊他们欢喜了好一会,沃尔夫却是冷着脸催促道。

“好吧……好吧!”见沃尔夫如此没好气的催促,李昊等人也只好迈步向前。

约翰自是一马当先的打了头阵,然后紧跟着的是古纳古德,克罗克和耶松,再下来则是李昊和安雅,一行人排成一列鱼贯走进里头房间。本来一切都没有问题的,但是轮到李昊和安雅的时候,李昊被放入,而一只手切在了李昊的身后,安雅的身前,却是要拦住安雅入内。

“等等……这位小姐是没有得到比试邀请的吧。”冰冷的声音在李昊的身侧响起,李昊转身看去,却是再一次看到了查尔斯那欠揍的面无表情的脸。

“怎么?没有得到邀请就不能进去么?我记得当初你们提出邀约的时候并没有这么说吧。”李昊再次扬了扬自己的黑眉,话语声也变得有些冷冽了:“没有禁止则是允许,我想这似乎是王国律法的准则……你们可不要自行其是哦。要不然传出去说是公爵家的准则比王国的律法还过分那就不太好了。”

“这……”查尔斯卡词了,他本来想为难李昊一番,却没想到李昊的反应这么快,反应这么狠,直接一个大帽子盖过来,让查尔斯只能选择退缩。毕竟,坚持不让安雅进入,岂不是真的说公爵家的规矩比王国的律法都大――这可是查尔斯不敢替他主人决定的。

作为仆从,他们向来只有在主人做出决定之后摇旗呐喊的份儿。

“查尔斯,不要多事!”身为队长的沃尔夫见到这种情况,也只能放下自己原本站在查尔斯一边婉转的劝说李昊的心思了,转而压服查尔斯了。

“……”不敢接李昊盖过来的大帽子,又被自家队长如此训斥,查尔斯也只好无奈的退到小门后的阴影中,在那里他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李昊,盯着安雅,瞅着无能的队长沃尔夫。这一刻他双手紧握,手指头上坚硬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刺入他的掌心,但他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因为他的心被一种名为羞辱的情绪充斥着。

这一刻他双手紧握,手指头上坚硬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刺入他的掌心,但他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因为他的心被一种名为羞辱的情绪充斥着。

休息室的后面是一个不小的厅子,其长十米,宽十米,高约二点五米。李昊几个进来时,厅子里已经有几个人在站那儿。他们沿着地上铺着的魔法阵负手而立,把穿着统一制服的身形挺得笔直笔直,一股子肃穆的气势由此而来。李昊看了看他们的制服,发现其与沃尔夫等人的穿得一模一样,心下明白他们这些人也是那个玫瑰公爵的护卫队员。

步入大厅,李昊他们在魔法阵的另一端站立住了。前方头顶明晃晃的魔法灯将他们的影子拉到一边。李昊站在这里环顾了一下整个大厅的环境,发现这原来也是一个十分简单的大厅:惨淡的白灰墙体,没有窗户的壁,单独利于顶上的魔法灯――简直就像是刚刚盖好的毛胚房一般简洁到了极点。然而,也许正是因为这大厅是如此的简单,所以很容易让人将自己的目光放到铺在大厅正中的那个散发着淡蓝色幽光的魔法阵之上。那是被蚀刻于特质木板上的魔法阵,其上的线条十分繁复,以李昊这连菜鸟都算不上的魔法水平,自然无从看出这个魔法阵究竟是由那些符文组成,其符文由代表了什么意思。现在的他,只是瞅了瞅魔法阵本身,由看了看悬立于魔法阵之上的一大四小五颗水晶,这才了然:“原来这就是待会比试要用到的幻阵战场。”

“好啦,我们都到这里了……你们的那位男爵大人呢?他在哪里?”看着大厅里只有一溜号的公爵护卫,根本没有看到什么公爵之子的身影,克罗克不禁又无所顾忌的囔囔起来。

克罗克本以为那个公爵之子并不在这里,但没有想到他这便话音刚落下,那边便响起了一个童稚声音:“你是在找我么?”随着这声音的响起,魔法阵另一端的阴影之中,一个高大的背椅悠悠的转了过来。背椅的背面是黑灰色的,与阴影融合得很好,直到它旋转了,李昊这便才发现它的存在,进而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端坐在这张高大的背椅之上。

“我……就是玫瑰公爵之子,王国男爵米罗?凯亚。”小小身影从背椅上发出声音,令众人将目光全部汇聚到他的身上,一时间诧异的神色不由得出现在所有人的脸上。

承德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云南治疗白斑病费用
唐山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承德治疗癫痫病方法
云南治疗白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