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口述婆婆竟让我生下二胎给不孕弟媳

发布时间:2019-06-09 04:07:21
新生儿会感冒吗
宝宝发烧不退怎么办
宝宝发烧不退怎么办

G市,极尽奢华糜烂的第一夜店——帝凰会所。

灯光迷幻,音乐魅惑,舞台上的表演一轮接着一轮。

舞池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拥有魔鬼般妖娆身段的女人,霎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头淡金色大波浪卷长发直达腰间,黑色包臀裙完美的勾勒出她的玲珑曲线,修长笔直的双腿白如凝脂,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裴小七跳的正欢,前方冷不丁地传来一个声音:“我们老板想请你喝一杯。”

眼眸微抬,裴小七掀了掀唇:“我不认识你们老板。”

说完,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靴准备离开,只是还没走几步,就被走过来的三名保镖团团围住。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光头男人的语气带着几分威胁的味道。

“我不认……”裴小七眨了眨眼睛,话锋突然一转,“你们老板生意做的大么?”

“当然。”

“那我跟你去。”裴小七眼睛一亮,笑意盈盈。

光头男人眼中露出一抹嘲讽,领着裴小七进了VIP包厢。

进了包厢,裴小七才发现外面所有的情况,都能够通过墙上的液晶屏幕上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在屏幕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名褐发碧眼的外国男人。

裴小七有些不满地看着光头男人:“外国人?会不会不给钱啊?不行,你们必须先把钱准备好。”

“你想要多少?”查尔斯端起红酒,色眯眯地打量着身材火辣性感的女人

舔了舔蔷薇色的唇瓣,裴小七走到查尔斯面前,在他的腿上坐了下来:“一百万。”

查尔斯勾起了她精致小巧的下巴:“你的账号,如果不是你的,我可不付哦!”

裴小七一愣,随后快速报了串账号。

查尔斯打开笔记本电脑,不一会就传来了转账成功的提示音。紧接着,他又快速地敲着键盘,片刻后,电脑屏幕上就出现了裴小七的档案。

这男人还挺小心的,她暗暗心惊。

不过好在7处那边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所以此刻查尔斯看到的档案资料,全部都是假的。

事实上,就连她此刻那张精致到完美的脸,也是易容的,目的自然是为了与资料上的容貌重合。

“哇,你真大方。”裴小七欢喜地笑了出来。

“对漂亮的女人,我一向大方。”查尔斯见账号和资料没什么问题,对裴小七放下心来,一只手探入她的裙底。

裴小七扭了扭身子,虽然脸上在笑,可心里却恨不得将那只伸进她裙底的猪蹄给剁了。

光头男很识趣地退了出去。

查尔斯在裴小七的颈部狠狠咬了一口:“宝贝,我们来玩点有趣的。”

笑眯眯地点点头,小手环绕上了男人的脖子:“好啊,我们就来玩点有趣的。”

话音刚落,查尔斯只觉颈部一麻,眼前一黑,整个人就那么晕了过去。

把你弄晕,是不是很有趣?

从高跟靴里取出针筒,裴小七将麻醉剂注入查尔斯的手臂,然后用折刀将男人左手的食指切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入一只盛有淡蓝色液体的玻璃瓶中。

一个小时后……

裴小七将晕的啥事不知的男人摆了个很撩人的姿势,想了想,又用衣服将他的左手遮住。

那个光头男人应该还守在外面!

果然,门一打开,就看到光头男人朝包厢里望了一眼,当他看到查尔斯赤裸地睡在沙发上,胸膛一起一伏的时候,才收回目光。

裴小七生气地瞪了一眼光头男:“你们老板的嗜好真让人受不了。”

光头男人讥讽了看了眼裴小七:“一百万不是那么好赚的”

裴小七冷哼一声,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靴嗒嗒嗒地走离开了。

离开后的裴小七迅速进入电梯,按下通往12层的按键。

深吸了口气,裴小七走到1212房间门口,将泡在蓝色液体小瓶子里的手指取了出来,接着将其按在门口的指纹识别机上。

三秒钟后,传来身份核对正确的提示音。

进入房间,裴小七迅速扫了眼布局:将近一百平方米的房间内,除了一张白色大理石会议桌之外,只有一排嵌入墙体的书柜。

那么能够安装窃听设备的就只有这排书柜。

就在裴小七快要将窃听设备安装好的时候,耳内的隐形接收器传来了江临希急切的声音。

“阿七,赶快撤离。KING组织成员已经进入电梯,看样子是要提前召开会议。完毕!”

“收到。完毕。”

还差半分钟就能安装完成了,这时候放弃太可惜了!

裴小七一咬牙,加快手上的安装动作。

十秒钟后,在窃听设备安装完成的同时,门口传来了开门声。

来不及思考,她迅速钻入了书柜下方的那排空柜子……

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牵动着裴小七紧绷的神经。

没由来的,她想起了一句诗:出师未捷身先死,马上就要完蛋了。

要是身份暴露,落入KING组织手里的话,那自己可真的就要泪满襟啊泪满襟了!

KING组织——势力范围遍布全球的恐怖组织,贩卖毒品,生物武器,黑市暗杀,总之越是要掉脑袋的事情,这个组织的成员就做的越欢乐。

而根据7处的情报显示,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邪恶组织,最近在华东地区挺活跃的,好似在倒腾什么重要事情。

突然,一个冰冷的让人心颤的声音响起:“资料显示,裴知的女儿很有可能在G市,三个月之内,无论动用什么手段,都必须找到她。

裴知的女儿?

那他们要找的人不就是自己么!

心底突然窜出丝丝凉气儿,一股极为不安的感觉在裴小七的心里逐渐蔓延开来。

过了一会,那个冰冷的让人心颤的声音再度响起:“裴知的女儿身后有一枚罂粟纹身,稍后我会将图案发给你们。各位对还有什么疑问么?

“没有。”分坐在会议桌两边的四个人异口同声。

“散会。”冷冰冰的两个字宣布会议的结束。

躲在书柜里的裴小七在听到散会两字的时候,紧绷地神经微微松了松。

然而下一刻,那松了的神经又被突然响起的,一个熟悉的声音给弄的绷了起来。

冲进房间的查尔斯发了疯似的大叫:“我的手指被那个女人拿走了,楚非,快……快点帮我找到那个女人,我要把她的手指和脚趾全部切下来。”

原来是那个色鬼!

裴小七的嘴角狠狠抽了一下,可心里却泛起了嘀咕,按照麻醉剂量,查尔斯不应该这么快就醒才对。

“什么时候的事?”楚非黑眸一沉。

“我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手指……手指就不见了,可是乔治说那个女人才离开十分钟左右。”

一阵让人窒息的沉默过后,那个冰冷的声音下了命令:

“容成,封锁12层,带人全面搜索。”

“是。”容成领命而去。

慢慢靠近的脚步声让裴小七的神经几乎都要绷断了,紧接着她又听到那个色鬼大喊大叫的声音:“楚非,现在不是检查书柜的时候啊,快点帮我找那个女人!”

当耳畔翻动检查的声音越来越大的时候,裴小七一咬牙,以极快地速度窜出书柜。

砰砰砰——!

随着三声枪响,裴小七只觉得头上一热,三颗子弹几乎是擦着她的头顶而过,

同时一分,她引爆三枚闪光弹,借着众人无法睁开眼睛的瞬间从房间逃了出去。

“阿七,12层已经被全面封锁。”耳内的隐形接收器再次传来江临希的声音,“我这边需要十五分钟才能解锁成功。完毕!”

“十五分钟,那你等着替我收尸吧。完毕!”裴小七拼命地跑着,紧随其后的脚步声让她不敢有一丝放松。

“放心,老大早有后招,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江临希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着,“1217房间,快去。完毕!”

哎哟,那座万年冷血大冰山竟然会准备她身份暴露后的营救计划,真是稀奇了!

在执行任务前,她可是记得那个男人斜睨着眼尾,用能够冻死人的声调告诉她:身份暴露就等着死,没人营救。

啧啧,凌少爵,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死。

脚步刚在1217房门口停住,身旁就传来轻微的开门声,裴小七只觉得腰上一紧,随后就一双大手拉了进去。

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容成以及六名持枪的保镖出现在了房门口。

身体猛地被扯入一个熟悉的怀抱,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让裴小七紧绷到快要断裂的神经一瞬间松了下来。

“老大,你不是说身份暴露就等着死么”裴小七仰起小脸,盯着那张又冷又酷又却又男人味儿十足的俊脸,笑得眉眼弯弯,“这会怎么又巴巴地来救我了?”

看着趴在他怀里笑得肆无忌惮的小女人,凌少爵恨不得将她掐死:“你就嘴上这点功夫厉害。”

“老大,不要说的这么露骨,人家会害羞的。”裴小七故意低下头,做害羞状。这一低头,脖子上那鲜明的齿痕正好落入男人眼中。

男人如利刃般的黑眸像是沁泡在寒潭中一样,除了冷,还有恨不得将一切撕碎的怒。

倏地——身体被死死地压在墙上。

“说,被碰哪儿了?”

迎上那骇人的冷眸,裴小七轻笑道:“这和你有关么?作为一个特工,利用身体换取情报,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很正常的事情!!!

不说还好,一说凌少爵的脑袋整个直接炸开了。

若不是为了她,他根本就不会接手7处,那些肮脏腐烂到骨子里的破事,他根本就不想管,也不想碰。

哪怕7处最高指挥这一头衔,能够让他拥有几乎直达天听的庞大权力。

可就是这个女人,他费尽心机地保护着她,她却上杆子的去做些作死的事情来折腾他,简直就是要把他活活气死的节奏。

凌少爵一口咬在了那让他心极度窝火的牙齿印儿上,一遍又一遍地啃咬着,直到将那碍眼的齿痕给完全覆盖。

“凌少爵,别告诉我你TMD有那啥倾向。”

“你不说,我还真没发现。”

“滚!”

“再说一遍。”凌少爵觉得自己的肺快要气炸了。

“我让你滚!”

“欠收拾的东西。”凌少爵手臂一收,健壮厚实地像堵墙似的身躯压了上来,严丝合缝的,一点反抗的空间都没:“裴小七,你能不能安分点。”

“安分?”裴小七眉眼一挑,声音有点儿讽刺的意味,“我也想啊,可你也不想想,让我失去安分机会的人又是谁?”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的母亲,为了自己的权势利益而心狠手辣,她的母亲就不会死。而她也不会成为什么肮脏事情都要沾手的特工。

“我说过,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让你安全退出7处,彻底摆脱特工的身份。”

“然后呢?”

“我们结婚。”

“呵!从特工变成被你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裴小七轻笑一声,“凌少爵,你别天真了,就算我能安全退出7处,那我的养父养母怎么办?A处的人是什么手段,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A处,掌控监视特工相关亲属的机构,一旦特工产生叛变或做出被视为不利于组织的任何行为,他们的相关亲属就会成为人质,甚至遭到杀害。换句话说,A处掌握着每一个特工的软肋。

对于裴小七来说,养父裴海一家就是她的软肋。

片刻沉默,凌少爵眉头微皱:“A处的事情,我来解决。”

心里微微一动,裴小七垂下眼眸:“算了,A处的事情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就算这个男人能够解决,她也没办法嫁给他,阻隔在他们中间的是她母亲的仇。

咚咚咚!

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不去理会门口那越来越急促的敲门声,凌少爵的大手轻轻抚着裴小七的脸颊:“相信我,我有办法处理。”

“可是……”想要说的话悉数被堵回了喉咙儿,狂肆而又霸道,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吞噬殆尽。

“小七,不要让别的男人碰你。”一想到她竟然让别的男人留下齿痕,凌少爵就恨得想要掐死她。

“没……他……没碰我。”脊背窜起的酥麻让裴小七无法思考,她无力地点点头。

“乖!”男人的声音带着点不常见的温情和宠溺。

好一会儿过后,凌少爵才松开她,起身去开那扇就快被敲散了的房门。

在门打开的瞬间,围在门口的黑衣保镖纷纷将枪口对准了凌少爵。

一道犀利的冷芒掠过眼底,凌少爵掀了掀唇:“想不到帝凰集团的楚总,竟也干起了杀人越货的勾当。”

“我也想不到凌氏集团的大少爷,会有兴趣来这里消遣。”楚非点了一根香烟,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他唇角扯开一抹冷笑,“凌少,不请我进去喝杯茶?

“我的茶,你喝不起。”淡淡的七个字,又狂又傲。

“如果我今天非要让凌少请这杯茶呢?”楚非的声音很轻,但眼神却是冷鸷狠戾。

“少爵……”房内突然传出一个娇媚入骨的喊声。

喜欢的可以点我订阅

更多精彩你可以关注我的 zhiread666

本章完整内容可以 回复 工甜 查看

上海真疯狂
诗意天成天目湖山水园景区组图
武汉卓尔客场3比2力克青岛海牛保留冲超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