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永夜君王 章一三零 暗月之坠

发布时间:2020-01-16 13:47:20

永夜君王 章一三零 暗月之坠

新世界的太阳永远在天空徘徊,而风则是含着隐隐的杀机,不断试图分解吹拂到的一切。

山谷内的帝国战士抓紧时间休息,不知道什么时候集结的号令就会响起。许多战士都是裹了件毛毯,直接睡在地上。地面哪怕再硬,也比浮空舰里舒服。那剧烈的震动,震耳欲聋的噪音,都可以让人发狂。

现在送进来的都是新造的浮空舰,里面根本没有任何考虑乘坐舒适的措施。不过战场上比这更艰苦的环境多得是,此刻跟随赵宋二人都是百战精锐,这点困难不算什么。

宋子宁又拿出算筹,郑重撒在地上。

“怎样?”

“有个机会。在那个方向上。”

“很好。”度也不多问,长身而起,就欲去备战。

宋子宁叫住了他,道:“不急,还要和对方周旋几次,不然他们不会上勾的。趁着还有点时间,去请青阳王过来吧。”

“定玄王不行吗?”

“青阳王更稳。”

“也好。”度长身而去。

接下来数日,宋子宁咬住一支血族与蛛魔联军。然而这支部队的指挥官异常狡猾,压根不与宋子宁正面战斗,每每抵抗一阵,就徐徐退后。他行军布阵也是极有章法,依托各个临时要塞与宋子宁纠缠,即不决战,也不离开。

宋子宁好象还真拿这种牛皮糖一样的对手没有办法,数日战斗下来双方各有伤亡,永夜固然是战死三名侯爵,帝国也阵亡两位十七级的大将。

战局胶着,自是对帝国不利。宋子宁依仗的就是用兵神出鬼没,让永夜根本抓不到他的行踪。而他则是依靠造诣极高的天机术趋吉避凶,偶尔还顺手给永夜的预言师来一记狠的。每次出手,非死即伤。

现下永夜那边要不是几名大人物硬压着,根本就没有预言师愿意进入新世界。就是勉强来了,也都是应付了事,根本不会卖力做事,惟恐被宋子宁盯上。

预言术和天机术对决可不同于其它,双方隔空交手,距离远近根本不是问题,哪怕远在万里之外的其它大陆,也同样有可能被对面的术师反杀。

不象永夜的预言师团多达数十人,分工明确,各有所司,宋子宁就是孤身一人,天机预测、行踪探查、天机攻防样样都是一肩担了,哪样都不差,完全没有弱点短板。

这样攻防一体的人物,最是叫人绝望。上一个就是林熙棠,现在好不容易等到林熙棠死了,没想到又出来个宋子宁。

是以黑暗种族用上了笨办法,死死拖住宋子宁,但若拖不住,也绝对不追,任帝国军离开。而且这支部队的主将也始终不露面,只是派些长于战斗的猛将出来应敌。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次要无功而返时,宋子宁忽然挥向,径自向中央地域深处杀去。

要塞中,一名看上去相貌普通的魔裔男子望着宋子宁大军远去,脸上浮上一层阴霾。他转头问道:“这是诱敌?”

旁边走过来一个年轻魔裔,赫然是安文。他有些无奈地道:“我的预言术不是用在这方面的。”

“这是事关我族的大事。”

“好了好了,不用再说了。我算就是,不过事先说好,我也对结果没有把握。”

魔裔男子脸色转为柔和,道:“尽力就好。”

“如果尽力就能有用,那就什么麻烦都不会有了。”安文抱怨了一句,双手一挥,魔气在空中洒出大片数据,旋即开始飞速演化,一行行公式不断变幻,看得人眼花缭乱。

那魔裔男子看了半天,最后不得不放弃,到得后来,他已经连那些符号的简单意义也完全看不懂了。

他点了点头,赞道:“你的预言术,真是开出了前所未有的境界!”

“这是应该用在探索虚空,打破囚牢之上,而不是用于牢中生物自相残杀上。”安文头也不抬地道。

魔裔男子叹道:“你这样想,可不代表那些人族也这样想。这些天有多少族人死于对面之手,你又不是没看到。”

“人族本就处于弱势,在战场上再不强硬,恐怕早就被灭族了吧。”说到这里,不断演化的数字终于有了结果,出现一幅极为复杂的立体图形。

对这个结果,安文也是十分吃惊,他盯着图形看了半天,忽然伸手,就欲将其抹去。

这时魔裔男子在旁边平静地道:“没用的,你所做的一切,上面的人都是一直看着的。”

安文脸色数变,慢慢收回了手。

“这个图形,意味着什么?”

安文叹了口气,抬头望向天空,在那里,有好几道目光都在注视着这里。安文深深吸一口气,道:“那是灾难,足以灭族的灾难,就藏在新世界的深处。这个,就是你们要寻找的东西吗?”

魔裔男子问:“人族的离开,与这个有关吗?”

“在这方面,宋子宁的天机术在我之上,我都能推算出的东西,他没道理不知道。他突然离开,应该就是去寻找线索。”

魔裔男子脸色渐渐变化,从犹豫到坚定,道:“我明白了,这就是陷阱。人族在逼我离开要塞,前去拦截。”

安文不解,“为什么?”

魔裔男子道:“你还年轻,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在新世界深处藏着的,不仅是灾难,也是机会,让我族一举消灭长久以来心腹大患的机会。这样的机会绝对不容有失,所以我明知是陷阱,也不得不离开要塞,前去阻止。”

说着,他望向帝国军远去的方向,道:“宋子宁果然厉害,看来他已经看透这支血族与蛛魔混合部队的指挥就是我。既然如此,那就如他所愿吧。”

安文越听越不对劲,道:“为什么不能离开要塞?”

魔裔男子拍拍安文的肩,道:“你不知道,在那里等着我的是什么人。不过这种事总要有人面对,不是我,也得是其它人。我这一生的成就到此为止,可是你不一样,你是我族的未来。只是你的心还是太软,这是不适合当首领的。若是将来有那么一天,你狠不下心时,那就想想我,想想这些年来为我族牺牲的那些大人。”

说罢,魔裔男子也不带军队,腾空而起,向着帝国军的方向飞去。

安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魔裔男子的身影消失,才啊了一声,皱眉自语:“什么样的陷阱能困得住您?除非是人族的青阳王……青阳王!!”

他突然反应过来,一路冲下主楼,随手抓过一名高阶军官,喝道:“带我去地下室,快!不然我杀了你!”

那名蛛魔军官认出安文,不敢反抗,带着他直接到了地下区域。一下楼梯,安文就感应到熟悉的原力气息,看着面前紧锁的大门,他毫不犹豫,一脚把门踢开,冲了进去。

要塞的地下空间,果然都布上了巨大的原力阵列,功能有防御加成,还有撕裂空间,发动瞬间传送的能力。

安文刹那间明白过来,这是吸取前几次教训后,魔裔为指挥官们留下的退路。因此只要在要塞左近,哪怕是青阳王亲至,魔裔男子也有很大可能逃生。

安文疯了一样的冲出主楼,飞上天空,对着空中大喊道:“你们都在干什么!就这样看着吗?”

天空中空空荡荡,刚刚还在注视着这里的目光全都消失,不知去了哪里。

一名魔裔侯爵出现在安文身后,轻声道:“少主,陛下们都已经走了。”

安文骤然回头,“为什么?!”

那名侯爵显然知晓不少机密,道:“人族天王还有两次出手,才会彻底激怒新世界。这两个名额,我族要担一个。”

“两个名额,两个名额……”安文喃喃自语,不知想笑还是想哭,不知不觉间,忽然泪流满面。

战争最白热化的时候,所有规则都已崩塌。上位者退的只是一步,下位者承担的就是绝望。

数日之后,最新战报传遍永夜帝国。魔裔名门深黯之渊大公爵,号称不坠暗月的耶罗,在新世界战死。

耶罗曾是魔裔中的传奇人物,在林熙棠兵锋最盛之时,曾与他在西陆鏖战经月而不落下风,以一已之力挽回溃败之局,保住了黑暗种族在西陆的领地。

他用兵沉稳,自身实力亦是极强,林熙棠亦曾叹道,耶罗是一位全无破绽的对手,只能靠优势兵力抑或是天机术来谋求胜局。

过往十余年中,作为魔裔一代名将,耶罗屡屡挽狂澜于即倒,成为人族心腹大患。没想到在新世界征战中,不坠暗月竟是陨落在中央地域。

待到详细战报传回,人们才知耶罗遭遇青阳王,与张伯谦激战整整半日,方才落败身死。以张伯谦出手即见生死的风格,可谓虽败犹荣。谁都没有想到,耶罗竟能战到这种地步,这说明他的天资并不仅限于大公爵,假以时日,大君或是无望,但亲王却是很有可能。

只是,败就是败了,这一败,即见生死,再多前途,终是枉然。

耶罗外与帝国双璧,内与其它三族征战多年,未落下风,却在中央地域陨落。并非宋子宁军略强过林熙棠,只是时局至此,大势已到,不容他不死。

不坠暗月并非没有破绽,他的破绽就在族国大局上。

只是此役之后,人们终是知道,长生种中,也有慷慨赴死之士。

镇巴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姜堰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青岛治疗睾丸炎医院
张家口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