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怒剑龙吟第一千一百五十章未言实情

发布时间:2020-01-26 08:33:41

怒剑龙吟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未言实情

低头瞥了眼自己手臂衣袖上裂开的剑痕,慕容夜都能隐约感觉到一丝刺骨寒意涌入血脉中,手臂一颤,带动着整具躯体也是轻轻一晃,不由微笑着一叹。

“好招。”

说话的同时,他瞥了眼一旁的地面,一枚小石子静静躺在那个位置。

手臂一晃,星尘泪顺势垂下,风韧丝毫不在意自己衣袍上同样被割裂的创痕,拱手回道:“承认了。这件事,是不是就可以这样结束了?”

“愿赌服输,至少我还是很讲信用的。这一招,你赢了。”

慕容夜收起匕首,转身又重新走向了温泉客栈,笑道:“不过你给我记住了,这一次能够使诈赢我,下一回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爱耍点小聪明的男人,我更喜欢。下一次,你恐怕就要为自己而战了,真是有些期待到时候你输给我的样子。”

心里又是涌起一番恶寒,风韧的脸庞轻轻抽搐几下,而后,感受到了远处望来的目光,他回过去一眼,看到的是丝毫还有些不爽的风浅墨。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名不明所以的九族弟子下意识问道,而更多的人纷纷表示赞同,完全没看清刚才最后一刹那的交锋。

“他的剑,比慕容夜的匕首稍微快了那么一点。”

端木长鸣随口解释道,不过真正的关键却只口不提,仅仅是扫了一眼远处的地面,目光落下的位置与之前慕容夜所看的相同。

最后交手之时,风韧握剑的五指曾稍微松开过,一枚应该是之前被他握在掌心的小石子飞了出来,这便是玄机所在。

用剑习惯的人,一点点的动作影响都可能让他的剑势缓慢几分,更何况掌心里还贴着剑柄握有一枚石子,挥剑的速度自然变慢。

然而,慕容夜在交手几招之后,便是习惯了风韧伪装后的速度,以至于最后一击不曾察觉,被他重回巅峰的出剑速度瞬间反制,措手不及。

“在中域凶名显赫的剑魔风韧,原来还会耍些这等小手段。”端木长鸣心中一哼,也不揭穿。但是,即使如此,在那种并非巅峰状态下依旧可以与慕容夜交手数招不败,也已经是实力的一种象征了。

虽有小聪明,但也是靠着足够的实力与自信为底牌,才得以实现。

一抹星光凋零于虚空中,利剑入鞘,风韧扭头望向了远处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该兑现承若的风浅墨,下一刻,残影泛起,他已是落在了对方身前。

“我说,之前你答应我的,是时候兑现了吧?”

微微一惊,风浅墨下意识倒退一步,有些躲避风韧的目光,撇过头去哼道:“我说的是你光明正大地赢他,而不是耍这种小聪明……”

“赢了就是赢了,结果已经摆在你面前了,过程什么并不重要。若是你遇到那种生死之战,被人踩在脚底下了还想着去申辩正面可笑的公平吗?再说,他自己可也认输了。”风韧冷冷一笑,对于风星极口中所说这些九族新锐弟子都是经历过无数铁与血的磨砺之词,心中已有怀疑。

看来,那还算不上真正的修罗场历练,至少眼前这个便是。

“哼,看在你肯出手帮忙的份上,我们两清了,互不亏欠。别的,休想叫我告诉你。”风浅墨撅起小嘴一哼,扭身便走,本身来这里只是想舒舒服服泡个温泉缓解一下疲惫了,谁曾想到整出这么多事情。

看到风韧并没有追上去一问究竟,风无道淡淡一笑,来到他身边拍了拍他肩膀说道:“似乎,从一开始你就没有打算能够知道答案?”

“嗯,试一试而已。就好像刚才那慕容夜,压根没准备动真格的,不过一时说了那些话,必须有一个台阶下。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不动用真正实力。”

风韧点了点头,心中又是一笑。

“当然,我也是。”

……

氤氲雾气萦绕中,将头发盘起的风浅墨泡在那温热的泉水中,柔顺的温暖触感轻轻拂过她的姣好肌肤,舒畅感几乎投入身上每一个毛孔直入血肉深处,说不出来的爽快。

“呼,比起用热水泡澡,果然还是这里舒服。”

缓缓伸手挽起一捧热水,晶莹的水流映出了她模糊的影子,但是在那朦胧之后,似乎还有另一道身影的存在。

“什么人”

心中赫然大惊,风浅墨右手五指骤然放开伸直,掌中已是一抹凌厉劲气凝聚。

“呀呀呀,小墨难不成连我也想动手了吗?”

水雾氤氲之后,一个同样是盘起头发的女子在温泉中缓缓走近,俊秀的娇颜隐隐中与风浅墨有着七分相似,但又成熟许多。

“娘亲?原来是你,怎么又不招呼跑我这单间来了。”

无奈一叹,风浅墨也是散去了手中凝聚的劲力,虽说是单间,但是这里的空间还是很大的,容下两个人绰绰有余。

“什么叫你的,明明是我包下来的,你这丫头还敢反客为主了?”

风碧芙捂嘴一笑,直接来到了风浅墨身边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凑到耳边笑道:“刚才的事情,娘亲全部都看到了,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风浅墨故作不知,又有些不满抱怨道:“娘亲你都在场,竟然不帮我。”

“不是已经有人帮你了吗?而且,这才是我最愿意看到的结果,可还是你的未婚夫哦。不愧是紫姐的孩子,他真的很不错。现在,你还在抱怨为娘的眼光不好吗?”风碧芙轻轻拍着自己女儿滑腻的香肩,满眼笑意。

“什么叫你的眼光?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在此之前你到底见没见过他还是是一个问题?娘,我真搞不懂你,当时你恐怕还没有我现在大,也都和爹都没认识,竟然和自己好姐妹就约下了指腹为婚?反正不管怎样,我可不想履行你们当时的戏言。”风浅墨抱怨道,小脸上尽是不爽。

风碧芙回道:“我倒看他很顺眼,为人不错,实力也强,要是你不好好把握,恐怕就溜走了。没留意吗,他虽然是一行人两男两女,但是那两个女孩明显目光都是更偏向于他一个人的。再不动手,可就抢不到了。”

“那娘你还在怂恿我,他都有心上人了,还不止一个?作废作废,以前你的玩笑不作数。要不然,每次想到这点,我一见到他心里就不安。不过好像,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继续抱怨着,风浅墨撅起小嘴又是一哼:“再说了,尽耍些小手段小聪明,这也算得上实力?”

听到这里,风碧芙眼中多出了一丝淡淡的凝重。

“不,这一点小墨你彻彻底底错了。换做是你,敢这样对上慕容夜这种级别的强者还刻意压制自己的真正实力吗?也就是说,他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不过只是想相对更轻松些取胜罢了。那种小手段,在场的年轻一辈除去慕容夜自身,恐怕也只有你和端木长鸣看出来了,别的人一律不知。反制更强者,却还依旧保存着实力,立威而不泄底,他绝对不简单。”

……

泡在温泉中轻轻叹了口气,风韧抚摸着自己手臂上一道浅浅的红色划痕,那是刚才最后的交锋中慕容夜留下的,还隐隐残留着一丝刺痛。

他可以感觉得到,纵使自己耍诈,对方那一瞬间本身依旧有应对的可能,却是放弃了,也许是高估了自己的速度,又或者同样在刻意隐藏真正实力,毕竟这只是随手过招切磋一下而已,并非生死之战。

若是这要拼个你死我活,风韧依旧有信心活下来。这些年来,那一次都是这样踏着敌人的尸体从血海中累累伤痕归来的,他早已习惯。

“看来,真的不能太低估九族弟子的实力,这个慕容夜肯定比风浅墨厉害。真让她自己动手的话,兴许还真的要输。只是不知道,那样的话结果会怎样。”

笑着一叹,风韧感受着温泉水流带来的舒适感,那畅爽的温热抚摸中,似乎还有丝丝灵力融入到他周身经脉之中,也是心中暗暗称赞。

咕噜咕噜咕噜

不过突然间,不远处的水面上一阵气泡冒起,在他有些不明所以之时,只见一颗满头秀发都浸湿的小脑袋探了出来,微微眯起的双眸里一阵不爽。

“风韧哥哥,你竟然还在想着那个风浅墨。”

“哎哎哎哎哎哎哎”

风韧一惊,直接从温泉中站了起来,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可是没穿衣服的,迅速又坐回到了水中,诧异道:“为什么轻柔你会在这里?我记得很清楚,锁门了的”

依旧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在水面上,风轻柔嘻嘻笑道:“难道风韧哥哥没发现吗,很多单间的温泉可都是相互通的,正好我们两间的隔板不知为什么,本身应该是一排小孔的位置裂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缺口,我就从下面钻了过来。”

“恐怕也只有你的身材和脑子都干出这种事情来,好了,快回去,现在这个样子像什么。”风韧伸手挥了挥,一副“从哪来回哪去”的意思。

“风韧哥哥的意思是,比起霍晓璇,我身材平平。比起兰瑾,我又脑子进水是吗?”风轻柔嘟起嘴嘀咕道,还想上前只是,额头已是被风韧伸出的手指所抵住,整个人动弹不了。

无奈摇了摇头,风韧叹道:“若是你不做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我就安心多了,赶快回去,别忘了我们接下来依旧还要赶路,之前浪费的时间虽然在预算之内,但也有些多了。”

“知道了。”

出奇的没有继续纠缠,风轻柔重新沉入水中,一串咕噜的气泡远去。

正当风韧以为就此结束之时,一个柔软的身体竟然悄无声息地贴在了他身上,水花分开飞溅之刻,女孩已是贴在了胳膊上一靠,去而复返。

“反正都是泡温泉嘛,人家就想和风韧哥哥在一起,不行吗?别乱动,让我睡一下子就够了。”

紧紧搂着风韧的一条手臂,风轻柔没有再纠结别的,静静地合上了双眼。这种氤氲的温暖之下,确实让人倍感倦意。

心中还有些疑惑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之前那离去的假象的,不过见到风轻柔已经安静下来,风韧索性也不再计较,同样合上了双眼。

就这么睡一会儿,似乎也不错。

...

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榆阳区人民医院
大同权威男科医院
玉林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台州治疗阳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